我已被找到

我已被找到

主講人 / 作者: 
廖芳藝老師
佈道日期: 
2012-02-05

我已被找到

以賽亞書四十一章:8~10節

我出生在台灣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一位基督徒,因為我的爸爸、媽媽的家庭、親戚或與我同輩的兄弟姊妹…,根據我的瞭解,我是第一位基督徒。就因為從小就喜歡唱歌,上帝卻藉著音樂一步一步地帶領我。上帝的恩典帶領我藉著音樂進入這個合唱團。我本來只是「大中小」指揮,王淑婉老師的鋼琴學生,後來老師知道我很喜歡唱歌,試音之後,就鼓勵我加入她創辦的詩歌團,就這樣開始了我在「大中小」的服事,也開始了我人生不同的經歷。在參與「大中小」的服事中,除了一般主日在教會獻詩,作見證,我們還到學校、團契、機構、工廠、醫院,也到過監獄,並且到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獻詩。

我記得我第一次做見證,是有關我家的狗得醫治。有一次暑假到台中去巡迴,在篤行教會預備當晚的詩歌佈道,我的蛀牙忽然劇痛起來。人說:「牙痛不是病,痛了會要命。」當時,王明仁牧師嬤就拿藥給我吃,為我按手祈禱,就這樣安然地度過那個晚上,也安然地度過在台中的幾場詩歌見證會,直到我回到台北,去看醫生。之後,有一次我家的狼犬,因為亂吃導致胃出血很嚴重,送醫院後又接回,因為醫生告訴爸爸說:「Doggy恐怕不行了」。半夜裡我很傷心,無法入睡,想起牧師嬤為我禱告的情景,就跪在Doggy的身旁,按著牠的狗頭,為牠按手祈禱,奇妙的是牠竟然痊癒,爸爸也疑惑醫生的判斷,只是我知道:上帝醫治了牠。這是第一次具體地,上帝聽了我的祈禱。也是我信仰的初體驗,就是:「用單純的心仰望上帝」。 

剛加入「大中小」時,我尚未接受洗禮,方其時,我們幾乎每主日都受邀,到各個不同教派的教會服事,像長老會、聖教會、聖公會、浸信會…甚至是地方教會,在沒安排服事的時候,我和部份團員,就跟著王老師到她的母會--天母長老教會,參加禮拜。後來因為有位新團員,老師為了方便帶領她去教會,遂帶著部份團員,到那個團員家附近的士林聖教會參加聚會。後來,我就在1993年在士林聖教會受洗,和我的妹妹一起。之後,因為「大中小」在台南成立分團,我常隨王老師南下協助教學,為了方便趕火車,我們便到濟南長老教會作禮拜,參加聚會一段時間後,王老師就建議我加入濟南聖歌隊。經過了幾年,妹妹和我,就將會籍轉到了濟南教會,迄今。

跟著「大中小」四處詩歌見證的我,後來,以聲樂主修考上音樂科,畢業後,短暫地在爸爸的公司擔任他的特別助理,本來也準備出國深造,因為一些緣故,沒有成行。便回到合唱團協助,同時在王老師開辦的音樂中心工作。

當我第一次以一個神學院的學生身份,回去我小時候出世的地方,和大家分享,我為什麼去讀神學院?以及我在那裡學習所領受的。我從來沒有料到,我會去讀神學院,但是上帝的作為真正奧妙。因為一直都有想要再進修的打算,只是往往只有心動,而沒有行動。在得知台神開辦音樂研究所,就又興起這樣的念頭,在徵詢幾位屬靈長輩的意見後,心裡終於較篤定地跨出這一步。

在神學院的學生生活,非常忙碌,不只學生忙碌,老師也很忙碌,因為每一個人都身兼數職。讀一般的音樂研究所三十四個學分就可以拿到碩士學位,讀教會音樂研究所就要五十四~五十八的學分才能畢業,(看個人的主修來決定)。因為我們不只讀音樂相關專業課程,還要有神學方面的學習,不僅學術專業的學習,也藉著參與禮拜、靈性小組、團契生活、教會實習等來裝備。

當我在2008年第一學期剛進入學校時,除每禮拜日到不同聚會型態的教會觀摩以外,每一禮拜三天,下課後我仍在工作,來維持自己的日常開銷和每學期的註冊費,因為一邊工作一邊讀書,真希望自己有三頭六臂,可以同時做很多事,並且把每件事都做到最好,所以覺得壓力很大,常常處在緊張的狀態中。在第二學期要開學前,也是註冊的最後期限,我走在士林中正路,往學校方向的路上,心裡真想不要去註冊,我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辛苦,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吃飽換餓〞去讀書,但我雖然不情願,還是去了。在開學的聖餐禮拜中,聖靈透過那天的台語詩歌來對我說話,他說:「你若意欲與我同行,你當拒絕自己。你若只是尋找世上的一切都是虛空,來跟隨我,當來跟隨我。」要拒絕自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這個旋律,連續幾天都一直在我耳邊回繞。

做為一個神學院的學生有很多的壓力,是因為大家對神學生有過多的期待,在我尚未進入神學院之前,讀神學院從來就不是我人生的選項,因為我知道,這不是一條容易走的道路,就像有一位神學家說:「走這條路,就像是被丟在祭壇上燃燒」;在課堂中,又聽到老師說:「耶穌召你來與祂同死」。也就是像那首歌說的:要放下一切所有的,拒絕自己的意念,所以有很多的時候,我都想〝腳底抹油〞~逃。

還記得在決定是否去「台神」唸書時,我很慎重地去參加神學院舉辦的神學體驗營,想要確定上帝是不是對我有特別的呼召,但是,當時的院長林鴻信牧師在分享讀神學院,是否要有聖靈的特別感動或啟示,還是病得快死了,得著醫治,或是被公車撞得〝咪咪冒冒〞,又沒死…,他的意思是說:不需要什麼特殊的經歷,「若是你願意回應上帝的愛…」。

就是這樣我進入神學院,期待自己,將最好的獻給主,雖然我還在學習當中。也因為透過學習,我找到了 「何以上帝要我去讀神學院?」的答案。今天我們所讀的聖經節:以賽亞書四十一章:第8節~10節,是我在神學院靈性小組的輔導,在我進入學校的第一個學年將要結束時,透過觀想,送給我的聖經節。所以我知道:上帝要用我,是因為我就是那頭生的,也是初熟的果子,是上帝所喜悅的。

以前我曾經想要按著自己的想法走東往西,卻處處受阻擋,如今我只求,不管向左、向右都有  神的指示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雖然有時面對生活的現實,心中不免驚煌,但是我知道我們的上帝是無限的,祂的廣闊,使我敢期待,那不可期待的,因為,上帝從來不會叫我們停留在一個地方,而不給我們祂的同在和日常供應的。就像聖經上說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就一切的所有,都必加添給你們」。

神學家卡爾‧巴特說:「並非人擁有能力尋找上帝,而是上帝出於恩典尋找到人」。當我讀到詩篇一三九: 13「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護庇我」 15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瞞」 16 「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祢的冊子上了」;當我回顧自己何以成為基督徒的歷程,每一步都有上帝的奧秘和帶領,我不得不信服: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今日我們在這裡聚集,分享上帝的恩典,使我們更加確信:我們都是上帝「從地極所領來的,從地角所召來的」,我們一起走在這條恩典的路上。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