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傳教師主日]信仰的分享 Sharing Our Faith

[退休傳教師主日]信仰的分享 Sharing Our Faith

主講人 / 作者: 
陳慶文牧師
佈道日期: 
2008-11-30

使徒行傳1722-31

引言:

        您曾自己發一點時間或與另一半或親朋好友,來思考或討論一些問題,如:是什麼在我的生活中支撐著我?我自己相信的到底什麼?我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和我自己的生活?聖餐對我而言有什麼意義?上帝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我是誰?上帝是誰?對我而言上帝誰?)?我如何看待耶穌基督?我如何引導自己的孩子進入一個讓他有安全感的信仰?上帝在哪裡?

 

        我如何用最簡單的語言去傳達自己的信仰。即用簡單的語言表達,迫使自己必須真正去理解自己信仰本質,信仰內涵,並思考是什麼支撐自己,這些對我的生活有什麼幫助?當您讀到:「上帝透過耶穌基督降生成人。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他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復活了」。等等這些話語時,您如何瞭解這些句子?

 

  懷疑會驅使我們繼續尋找,並讓我們免於把這些句子就只當作句子來接受,而完全不懂它的含意。表達信仰一直是我們理智或生活中的一根刺,驅策我們不斷尋找,並對於我們在上帝面前的存在奧秘抱持著愈來愈開放的態度。

 

  聖經是一本有關上帝的故事書。上帝要我們知道他的故事,不是因為他要我們愛他;也不是因為他是我們的盼望,或是我們生活的目標;也不是因為他促成為我們生活更有意義。這些故事之所以遺留並保存下來是因為人們在生活上活生生的經歷上帝的見證:上帝的幫助與拯救。聖經所記載的就是:有眼的看見,有耳的聽見。就是人的活生生生命的體驗。

 

  保羅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見證上帝奇妙的恩典。一位迫害教會的人卻成為上帝重用的僕人,他的熱忱,為福音拼命、狂熱、堅持不移;而且贏得一個外號:「外邦人的使徒」。上帝用他一個人的人生經歷,朔造他服侍的機會。相同的只要你願意,你也是上帝的指頭,上帝的小天使。

 

1.      保羅於雅典見證:

 

        晚期教會的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曾說:「雅典人與耶路撒冷的百姓有什麼關係」?或說:學術的研究與耶穌的生命,他的死,他的復活有什麼關係?特土良是受希臘哲學教育的教父,懷疑用哲學的方法可以有效地幫助宣教。

        保羅知道不要跳入這種困境,因此他主張要以個人的生活經驗,來幫助其他人思考他的信仰與生活的關係。保羅在雅典、亞略巴古就是用人基本的宗教經驗為接觸點。希臘人不僅是發展哲學思維(以哲學方法來面對、解釋所遇見的困難),他們也是一個宗教敬虔的民族。因此在亞略巴古就有「未知的神」恐怕在宗教敬拜上忽略了它們!保羅把握機會與它們分享,這位「未知的神」。

上帝是無限的神,他是創造世界和萬物的神。他是創造者=生命的源頭。

上帝是生命的源頭:猶太人曠野的生活經驗,從無到有,而且是豐盛。

 

2. 保羅的負擔與熱心:

 

        16-17節稱:「保羅佇雅典聽候因,看見滿城攏是偶像,就傷心著急;所以佇會堂及猶太人以及敬虔的人辯論,逐日佇ti街市裡及所抵著tu-tioh的亦是按呢」。保羅為世上的靈魂著急,為他們大發熱心。
 
  保羅設定對象;代禱;建立關係;徵求禱告事項,實行關懷行動;決志,鼓勵開放心懷,接受耶穌為救主;栽培,使人作門徒。藉著不同的訓練來裝備自己,幫助自己及信徒在生活中能勇敢向人分享福音。
 

【例】 一堂120公里的英文課:每次得花約六小時翻山越嶺

 
    當你說出你愛我的時候,噢,天啊!真是美好的一天

 
  一個美國人,一群泰雅部落的小朋友,一東一西,原本湊不在一起。但丹尼爾繞了地球大半圈,千里迢迢從美國密西根州,走進了新竹尖石石磊國小。他在美國當了十年的工程師,現在交大攻讀電信博士,論資歷,大可到竹科晶圓廠當個人人稱羨的科技新貴。然而,他卻選擇一條別人不走的路。

 
  三年前,丹尼爾聽說尖石鄉後山的石磊國小,缺少英語老師,便自告奮勇來這裡教英文。這堂英文課專為全校五十三名從幼稚園到六年級的孩子而開。這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玩票混充。光是這條六十公里的山路,就令人喪氣,山高路遠,崎嶇凶險,曾有二位石磊國小的校長上班途中墜谷身亡。這麼危險的道路卻不曾阻退丹尼爾的決心。

 
  過去三年來,他總在半夜騎著腳踏車,從鬧區的交通大學,一步一腳印,來到海拔一千七百公尺偏遠的泰雅部落。颳風、下雨,甚至罕見的下雪天,他都從不缺席。 只因這裡有一群泰雅族的小朋友,等他上一堂原汁原味的英文課。這條連汽車走來都費力的路,一個四十歲的外國人,連續三年無怨無悔走了兩千公 里。沒有金錢,沒有物質的回饋,在這條人跡罕至的道路上,丹尼爾到底在追求什麼?

 
  凌晨三點十分,丹尼爾從交大研究生宿舍,推出腳踏車。一腳踩著踏板,用力一蹬,腳踏車往前滑動,像一艘獨木舟,悄悄沒入黑暗。這一天,二○○ 五年聖誕節剛過的隔天,寒流未退,凌晨氣溫只有十二度,全台灣還在溫暖被窩裡深眠,丹尼爾已踏上他的征途。 

 
  這麼深的夜,他要往哪裡去?

 
  他要騎車一路到竹東、內灣,再到尖石,再進去,繼續往偏遠後山挺進,要到海拔一七○○公尺,一個叫做石磊國小的原住民部落,教英文。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