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再思

「宣教」再思

主講人 / 作者: 
許承道牧師
佈道日期: 
2019-05-26

無論是咱士林長老教會長期以來的社區/宣教/外展的事工,或是兄姊同工有機會參與在其他機構/協會/團體的宣教行列,我們都必須在宣教行動中,不斷地/持續地再次思想「宣教是…」。

有一個影集/電影《Mission impossible》,從人世間看,有許多不可能的任務/使命。若討論「宣教」議題,一樣會發現那一直未完成的不可能:「直到地極」是無法完成、是不可能的任務/使命。但是,我們若將眼光放在上帝、將主權交給上帝,那麼,「在人所不能的,上帝凡事都能」,上帝的宣教就是『Mission, I am possible』,I,是上帝。

我們先從 Christopher J. H. Wright著作《上帝子民的宣教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一書的書摘,學習幾件事。

《上帝的宣教 Mission, I am possible》

我們要從人的宣教、教會的宣教(Mission impossible),轉眼光為「上帝的宣教I am possible, Mission!」

因此,基督徒是「上帝子民的團契,蒙召來宣揚耶穌基督的拯救,成為和解的使者。」PCT信仰告白宣認,我們是參與在「上帝的宣教I am possible, Mission!」的歷史救恩大業中。

「上帝的使命(Mission)是:上帝投身於祂自己的世界中,透過祂的子民來成就祂的目標──拯救上帝所造之物。」這份使命,是要處理罪惡帶給世界的全面性影響,使萬有重享祂的祝福。從創世記一至十一章來看,上帝所面對的處境,是受造的人類犯罪墮落、與祂的關係全然破裂,罪惡與死亡壟罩其上;列國之間不斷地爭競與鬥爭,衝突頻仍,而所有的生物和大地,也受到咒詛的影響,發出深沉的勞苦與嘆息。世界的歷史,似乎就要如此沉淪循環下去,與祂原本創造的心意漸行漸遠。然而,這一切的困難,不能阻止上帝的心意!上帝,以超乎我們想像的方式展開了祂的行動

祂透過在歷史中的救贖與審判、耶穌的道成肉身,讓以色列及萬國認識祂的屬性與心意;祂更親身對抗一切的偶像崇拜,要使全地看見惟獨祂配得尊崇。藉著祂所揀選的子民,從亞伯拉罕開始,啟動一份祝福萬國、救贖萬國的使命,帶來社會、政治、經濟與靈性的整全救恩。在祂所創造的世界中,上帝要恢復人類的榮美形像,使萬國都能與祂建立盟約的關係。

在此,我們可以看到「使命(任務Mission)的傳承過程」:

身負使命的上帝→身負使命的人類→身負使命的舊約以色列→身負使命的耶穌基督→身負使命的教會

《上帝子民的宣教》

因此,任何一個自稱為基督徒的人,都是「身負使命的教會」中的一員。當我們的人生參與在這份使命之中時,人生,顯然已經不只是「個人生涯規劃」這種觀點所蘊含的自我中心生命。轉化後,我們所關心的乃是上帝所關心的事──包括:全地、人類、文化、萬國。

上帝所關心的,絕對不只是人死後要到哪裡去而已,祂還關心祂所創造的大地,祂所創造的人類能否活出祂的形像,祂聽見人在不公不義的景況中所發出的哀聲,祂關心個人的罪惡,也關心結構性的社會罪惡對人造成的壓迫,祂關心愛滋病對人類產生的毀滅性效應,祂關心人能不能夠認識祂,知道祂是獨一的上帝。

這種對於上帝使命的認識,絕不會貶低跨文化宣教的意義,也不會輕看傳福音的行動,反倒會推動更多人參與在其中;但是我們同時也會發現,上帝的這份使命,其範圍與深度比起我們原本所理解的宣教,實在是廣闊的太多了,其中所蘊含的整全意涵,是需要整體教會一同起來承擔的。

當這份使命被整體教會深深地理解並且實踐時,我們不只會有更多的馬偕、史懷哲、戴德生,有更多的威伯福斯、馬丁路德金恩、高俊明,也會有更多關顧受造界的基督徒,對抗貧窮、愛滋與社會不公義的基督徒,有更多尋求以各樣方式傳達上帝使命、的基督徒。我們將不再恐懼宣教,因為我們真正體會到,這份使命,原來正是人類盼望的所在。更重要的是,上帝將會擁有一個這樣的教會──深知自身存在的目的,正是為了實踐這個使命。在這當中,相信我們也會找到自己的使命人生。

《宣教事工 missions 與 Mission》

釐清一個概念,「宣教事工」(missions)是指現在教會所做的一切宣教工作,比如傳福音、佈道,社區關懷、教會拓殖,或是異文化宣教。而「宣教使命(Mission)」是指從上帝本身出發的:宣教,從一開始乃是上帝自身的使命,上帝是一位宣教中的上帝。

  1. 不是從自身/教會傳統已有的宣教實踐來看宣教,而是從「上帝如何宣教」來看我們應該如何宣教,是要透過全本聖經,來看上帝宣教的廣度與深度(甚至是將整本聖經看成是上帝宣教的成果)。
  2. 宣教不再理解成是「上帝賦予教會的大使命」,是一份屬於教會、被託付給教會的大使命,是教會所做之事。這會忽略上帝在宣教中的主動性/主體性,因為上帝不只是透過我們宣教,祂乃是「在行動中持續宣教」的上帝。上帝透過在歷史中的救贖與審判、在歷史中的道成肉身,讓以色列及萬國認識祂的屬性與心意;祂更親身對抗一切的偶像崇拜,要使全地看見惟獨祂配得尊崇,祂要藉著祂所揀選的子民,來祝福萬國、救贖萬國。
    這是主權的再次確認與告白:上帝掌管一切。
  3. 從missions到Mission,也可以說是從原先以「救恩論」為主的宣教理解,轉而從「上帝論」的角度來出發。一般談宣教,容易從「救人脫離罪惡綑綁、脫離死亡的權勢」來理解,相對地比較少從「上帝配得榮耀、上帝配得敬拜」這個角度出發,以至於我們宣教的動力,主要是來自於讓人不致沉淪、不致永遠與上帝隔絕。我們應該回到那真正的宣教動力與起點--上帝自己。因為祂是獨一無二的永生上帝,惟有祂配得敬拜,這世上一切有形無形的偶像或神祇,都無法與祂相比。而宣教的目標,就是要讓上帝得著祂當得的敬拜和尊崇。這是從「人類中心」,轉移到「上帝中心」,我們找到人/教會應有的位置。宣教的最終目標,並不是人類得救贖,而是上帝得著敬拜(在這過程中,人類必然會、也必然要得著救贖,不僅如此,乃是受造萬物都要得著救贖);宣教的動力,主要不是人類可以得著拯救,而是上帝配得敬拜。

「上帝中心」,這是16世紀宗教改革,五個基本神學信仰之一:「唯獨上帝的榮耀(Soli Deo gloria)」的再現,也是長老教會強調的「一切榮耀歸於上帝」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