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的時代

信的時代

主講人 / 作者: 
許承道牧師
佈道日期: 
2022-06-19

路加福音八26-39,加拉太書三23

今天路加福音記載了一個耶穌不受歡迎的故事,不是生病、被鬼附、軟弱的人,來尋求醫治幫助,而是耶穌與附身在人的污靈(鬼)的爭戰。這個故事帶領我們看到新的時代,信的時代來臨了。

一、渡到湖對岸

耶穌曾經以迦百農為中心,在鄰近一帶傳道,中期以後在加利利西岸、北岸,每個鄉鎮傳天國福音、行醫治。今天祂帶門徒南下,到加利利湖的東南對岸,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湖的對岸去吧。」船行駛在加利利湖,「湖上忽然起了狂風,船將灌滿了水,很危險。」(八23) 這場瞬間風暴讓門徒經歷有主耶穌同行,會有一股寧靜力量與我們同在,若不是耶穌,這場爭戰是會失敗的。之後,他們就到了格拉森。

無論我們對於「污靈(鬼) unclean spirit ἀκάθαρτος πνεῦμα」的認識如何,都可以體會格拉森居民面對這位嚴重精神錯亂的人的害怕:「這個人好久不穿衣服,不住在屋子裏,而住在墳墓裏。」如果他是住在社區中,那簡直太可怕了,耶穌竟然敢和這個人打交道。他不僅有蠻力,甚至認識耶穌:「他看見耶穌,就喊叫著俯伏在他面前,大聲說:『至高上帝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干擾我?我求你,不要叫我受苦!』」無論是這位可憐被鬼附的人、或是附在這人身上的污靈,會喊叫:「至高上帝的兒子耶穌」,必定引起旁觀居民的訝異:我們素來所熟悉、生活混亂出入墳墓的人,怎麼會認出「來自拿撒勒的耶穌是至高上帝的兒子」?

相信或認識上帝,不表示你的生命會改變,會得到祝福,雅各書告訴我們:「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得很好;連鬼魔也信,且怕得發抖。」(二19) 如同這位格拉森人,相信上帝,卻仍然生活在綑綁、喊叫中,這只會使自己在面對上帝、想到上帝時,害怕而躲藏。

二、格拉森的沉睡

主耶穌和門徒上了岸,這個被鬼附的人「迎著他走來」,耶穌沒有閃躲,勇敢地正面跟他打交道,並且問他:「你的名字叫什麼?」問名字叫什麼,是耶穌要喚醒這人沉睡被綑綁的心靈,要重新認識自己、反問自己的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句話「你的名字叫什麼?」也表明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有能力、權柄來對污靈下命令。

他回答:「群」;這個字是「軍團」,在羅馬,一個軍團的編制有六千個士兵組成,顯然附在他身上的鬼一定很多,在這種暴走的情況下,他的腦海浮現「軍團/群」,因為不只數量多,而且如同夢靨壓床綑綁著人,甚至導致瘋狂。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污靈央求耶穌讓牠們有地方去;在污靈和豬群中的關係,看起來是殘忍不道德的;但是對現場的人(故事的主角和放養豬的人)來看,卻是污靈離開這個人,他生命改變的最具體證明。這位格拉森人一直受污靈控制,藉著他在說話;這時候他懇求耶穌不要吩咐污靈到無底坑去受最後審判。他是故事的主角,怎麼相信自己得醫治呢?必須親眼看到污靈離去。事情就發生了,就是那群在山坡上吃食的豬,闖下山崖,投進湖裏,淹死了。馬可福音說豬的數目約有二千。

在這裡讓我們看到耶穌看重生命的價值,如果賠上這些豬,去救一個人,旁觀的群眾或相關人等會有不滿嗎?我們是如何看待生命的價值?一大群豬闖下山崖淹死了,放豬的人看見就嚇跑,「去告訴城裏和鄉下的人」,顯然養豬戶不只一家,甚至住在不同地方,因此眾人出來,要看所發生的事情。

三、進入信的時代

這個人「好久不穿衣服,不住在屋子裏,而住在墳墓裏。」馬可福音甚至說:「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可五3) 原本的生命:1.混亂沒有節制;2.不穿衣服;3.渾噩住在墳墓裏。現在眾人看到的是:「坐在耶穌腳前,鬼已離開了他,穿著衣服,神智清醒,」1.安靜,2.知羞恥,3.神智清醒。

主耶穌說:「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而是要成全。」(太五) 主耶穌來到世上成為人,一生言行都不違背人世間的道德倫理,另外一方面,祂本身就是「儀文條例」所要預表的實體、真實上帝,因此祂不是來廢掉律法和先知。成全,就是指實現、應驗舊約律法的要求;並且完滿地實現舊約先知的預言,成全、填滿律法和先知的不足。耶穌道成肉身,人類歷史進入信的時代。

保羅說:「23但這『信』還未來以前,我們被看守在律法之下,像被圈住,直到那將來的『信』顯明出來。24這樣,律法是我們的啟蒙教師,直到基督來了,好使我們因信稱義。25但這『信』既然來到,我們從此就不在啟蒙教師的手下了。26其實,你們藉著信,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上帝的兒女。」(加三23-26) 進入信的時代,就不再被猶太主義者勸誘,要求信徒要像猶太人一樣履行律法行割禮。信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藉著受洗我們在基督耶穌裏成為上帝的兒女,不分種族、階級、性別,在十字架的救恩和上帝的家裏,同樣有身為兒女的特權,承接亞伯拉罕子孫屬靈的產業與福份,就是信心與盼望。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