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黑暗權勢 讓靈魂自由

擺脫黑暗權勢 讓靈魂自由

作者: 
吳炳蒼弟兄
張貼日期: 
2012-04-29

擺脫黑暗權勢 讓靈魂自由

第一次經過禮拜堂時,感覺十字架很大,也很亮,

內心不由自主的對著十字架問:

為何帶我來這裡?」瞬間內心有一股釋放的感覺 …… ..

宗教都是叫人行善?

還記得小時候念的是天主教幼稚園,園內的修女每週都會彈風琴,帶著大家唱歌,也會講耶穌的故事,所以在那時就已經知道耶穌,甚至在我生氣、難過的時候,還會躺在床上,學耶穌上十字架的模樣向祂哭訴。

雖然如此,因為年紀還太小且對於信仰是懵懂的,所以在信仰方面,主要還是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時常會跟隨著父母親去寺、宮、廟參拜,或是每逢中元節、除夕、正月初九天公生...等時節,在家進行一般民間信仰的祭拜、燒金紙。因此建立了自我民間信仰模式。長大後,來到台北念書,也會主動在某些節日或心有所求時,去廟宇拜拜、祈求。因此,在一個偶然機會下,去了道場擔任志工,在這個道場裡,是透過通靈、降乩、祭改來替信眾解決問題,講求五教合一,其中亦有「天父」的觀念,有別於一般民間信仰。在那期間我親身經歷了許多令人驚奇、無法解釋的事蹟,當然也讓我認識到這個信仰上的知識。起初那是開心的,因為秉持著助人的心念,看到信眾滿足的樣子,就很開心。

然而,後來漸漸發現內心愈來愈不開心,開始察覺在許多事上看似合理的,而實際上,在經過深度自我檢視後,其中就會察覺到這個信仰裡,充滿了「傲慢」、「貪婪」、「邪惡」等諸如此類的不義與矛盾之處,套用一句諺語所言,” 魔鬼真的就藏在細節處 ”。例如在”傲慢”方面,由於道場裡亦具有「天父」和「明師」的觀念,故”人”藉此建立了崇高的地位,對內並賜予所謂的”天職”和”通關密語”,以提升自我位階,進而導致自己比其他神明還大的傲慢心態,當然也就失去當有的”純粹謙卑”,而是”假謙卑”。

在”貪婪”方面,佛道教的信仰,是一種凡事講求「功德」、「福報」的場域,強調人一切的困難,皆是需要功德、福報來抵償,於是往往會出現志工間搶功德、彼此忌妒的現象。甚至為惡者,亦可透過”做功德”來逃避所行之惡事,而不是教導人應該坦誠面對自己的”罪”。另外,“功德”是可以透過金錢換取的,除了隨喜樂捐外,亦發展出許多功德名目,如同商品一樣,都有定價。然後再透過恐懼訴求來說服你,若要平安就要多做功德,錢捐的愈多,功德就愈大,當然也愈能得到眷顧與庇佑。若所求之事未竟達成,就會把原因指涉個人因果業障太重,功德做得不夠,應該再繼續做功德。如此一來,就像黑道在收取保護費一樣,人們就陷入無窮迴圈當中,當然 , 這些人也就有機可趁,提高他們的收入。

在”邪惡”方面,那段期間,發現所謂的”通靈者”,彼此之間會互相比試功力、透過道法、符咒大鬥法,那些靈與靈之間的爭戰,實在是很恐怖,最後輸的一方,不是生病就是精神錯亂,嚴重者甚至出現意識模糊的狀態。另外,為使信眾能常來參拜,就會派遣麾下各式各樣的靈去引導人來,輕者是讓你動念,重者是讓你生病、不順利,讓你產生更仰賴牠們的需求。甚至還有其他更邪惡的道場,是在周圍設下符咒,當你一踏進去之後,就會常想要來。甚至,那些所謂的「神靈」,亦會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來影響你,拉近彼此間的關係,如夢境、異象。

因此,我感覺到這樣的信仰所給予的並不是平安,而是恐懼。那些所謂讓人感到靈驗的力量,充滿邪惡與爭鬥。教導的道理裡面,看似合理,卻是充滿自私與貪婪。於是,就在這樣的覺察與心境下,我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道場。因為覺得”祂們和他們”沒資格受眾人敬拜。離開後,過了幾個月,生活突然之間,開始出現許多障礙,所有事情開始不順。由於之前的經歷,深知這可能是來自邪惡力量的攪擾、破壞。還好因為個性的緣故,讓我更加堅定意念,不可能再回頭。後來,因朋友的帶領,接觸了佛教信仰,也去了幾個佛教團體,心想佛教講求的是「慈悲」,應該可以得到喜樂,甚至也接受了皈依。

然而,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因為所發現的是,一樣講求「功德」、「福報」,一樣是可以透過金錢來交換,一樣有上述諸多的問題。甚至遇過某位修行人,透過自己的靈通力去洞察人,當他察覺此人不是有錢人時,就虛應了事,若此人是有錢人時,態度就會大轉彎,特別表現出好的一面,以鎖定這樣的「客戶」。所以,結果還是讓我感到不舒服、不愉快、憤怒。心中對信仰、對上天的疑惑,仍然未尋著答案。就在這樣的經歷下,我不斷地思索,開始覺得“ 世界上應該有一個造物主,而祂是完美的,是全宇宙「愛」的集合體 “,不像其他神明都是有瑕疵的,而宗教是人秉持著私慾,利用人們的恐懼、愛心,所創造出來的利益團體罷了。

生命的轉變

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來到士林長老教會,當時第一次經過禮拜堂時,感覺十字架很大,也很亮,內心不由自主的對著十字架問:「 為何帶我來這裡? 」瞬間內心有一股釋放的感覺,那股感覺就像是我父親曾在我最失意、最無助的時候,對我說了一句:「 孩子!累了就回家吧! 」但是我不敢面對這樣的感覺,因為那時的我,對於信仰是存有恐懼與不悅的,也是呈現自我保護的狀態,害怕又是另一種的傷害。

後來教會開了吉他班的課程,於是固定每周就會來教會上課,有時佈糧敬拜團在練團時,我也會在旁聆聽,久了也就跟團員們熟悉了。雖然那時對於信仰仍是存疑的,但也慢慢打開心門,探索基督信仰。就這樣過了幾個寒暑,期間亦有許多經歷,記得當我失業徬徨無助時,我做了第一次的禱告,把我心中的困難與想法告訴祂,祂應許了我的祈求;在一次的偶然機會下,參加了【青年崇拜】聚會,聖靈撥動了我的頭髮;也在一次的異象中,觀音從霧中出現,接著耶穌從上方出現,觀音就退去,霧也跟著散去,似乎在告訴我,耶穌要來我生命中掌權了。諸如此類的印證,上帝即是慢慢地透過恩典、異象,讓我感受到祂的存在,也開始覺得,在這裡只要「信」,不需要用功德或其他任何條件來交換,這就是之前從未見過的「愛」。

之後,內心默默地興起「 有一天或許會成為基督徒 」的意念。但是,就在這樣的內心想法與宣告後,隔一個禮拜,突然胃痛,就像有東西抵著,讓我整個禮拜都吃不下,經過醫師診斷,是胃脹氣,並遵照醫囑服藥,但也只能得到紓緩,並未得到治癒。雖然本身就容易腸胃不適,但總是一、二天就會好,再加上過去的信仰經歷,並對靈界的攪擾比較敏感,知道牠們會攻擊身體最脆弱的地方。於是,就懷疑是否為邪靈攪擾,要來阻止我脫離牠們的掌控,同時我也害怕牠們會對我家人不利。於是請教張瑞賢牧師,並在他的帶領下進行【決志禱告】。神奇的是,就在決志後的隔天,肚子就不痛了。此外,除了身體得到醫治外,在那短短幾分鐘的禱告中,卻是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因為,在禱告詞裡,「 祈求主耶穌幫助我,脫離黑暗權勢的綑綁,讓我的生命完全翻轉,從傷心轉為喜樂、從貧窮轉為富足、從黑暗走向光明 ……」這些祝福的話語,是我過去從未領受過的。就算過去我在道場付出這麼多,道場主事者卻是不希望我得著順利與豐盛,認為如果這樣的話,就不會再去服務或參拜了。

基督信仰的能力與真實性

決志以後,黑暗權勢的攪擾仍然不時出現,透過靈界的恐嚇,例如夢到被一群邪靈追殺,但還好都能夠在夢境中,倚靠耶穌基督之名,命令牠們離開,最後牠們果真離開了,這是第一次感受到依靠耶穌基督,是充滿力量的。

上帝了解每個人,祂在每個人身上的計畫,是讓人無法測透的。就在今年2月底,高齡96歲的奶奶過世,家族的長輩決定以佛教儀式辦理,因此會有很多的佛教的法會儀式。這讓我內心相當困擾與掙扎,就在掙扎了幾日後,為避免產生衝突,並對自己的信仰建立堅定的心。於是就對自己立下停損點,就是告別式後,我將不會再與那些偶像有任何的連結。這段期間,張瑞賢牧師在為我們禱告時,看見神為我穿戴全副軍裝,並有光從身上湧出,相信這是上帝救恩的記號。

就這樣,在我建立了自我信心後,讓我又再次體驗到上帝對我的恩典,也呼應了張瑞賢牧師為我禱告時,上帝示現的記號。那即是在今年的農曆年時,在高雄新興教會主日禮拜時,我看見了兩個異象,其一是一顆棋子,上面刻著「傳」字,另外一個是出現「33V」的符號,當時不懂是甚麼意思。 事後才恍然大悟,因為在我看見異象的那天直到奶奶的告別式那天, 剛好就是33天,「V」就是得勝的意思,換句話說,上帝其實早已告訴我,33天後,我的生命將得勝,並要把福音傳給人知道。

在經歷過黑暗權勢的綑綁、挾持後,相信牠們是不會停止的,如同我受洗前幾天,黑暗勢力仍不會罷休,陸續還夢到殭屍追趕、和來自媽祖與千里眼順風耳的警告。但相信在經歷上帝豐盛的恩膏後,我和家人是蒙福的、是安全的,內心已全然地感受到那份來自天上父親的愛與救恩,我能將自己全然的交託給祂。再加上聽過牧師講到,即便是聖子耶穌也有經過受洗的階段,更何況我等皆是有罪之人。於是更加堅定了受洗的決定,且是選擇在「復活節」受洗,也代表著重生之意。

踏上恩典之路

引用許承道牧師在施洗時所說,一句令眾人深深感動的話:「 恩典在明白之前 」。的確,上帝的愛與賜予的恩典,絕對是無法計數,也無法臆測的,當你明白時,恩典早已運行在你身上許久了。現在回想起來,今天會成為一個基督徒,過去是完全沒有進入我人生腳本中的任何一幕。對於信仰,從一張白紙,單純只想助人,然後被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迷惑,也親身經歷並發現那些邪靈的不義之處,只要人一旦開始接觸了黑暗權勢,崇拜偶像後,就等於開啟一扇歡迎大門,讓邪靈隨時隨地都可以對你出手。上帝因為「愛」而創造了人類,如果連這點都失去,而去親近自私、邪惡的靈,那真是一個無底深淵。幸運的是我安全走過來了,上帝沒有忘記我幼小時與祂建立的那短暫關係,在那高處默默地看顧我,讓我有足夠的力量走出黑暗權勢,沒有繼續被迷惑或利用。現在的我,很羨慕從小就是基督徒的人,至少不會像我這樣,必須經歷過這麼多的屬靈爭戰,所以應該更加珍惜得來不易的看顧。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