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耳而聽

側耳而聽

主講人 / 作者: 
張勝為傳道
佈道日期: 
2019-06-02

使徒行傳十六:25-34

今天是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定的「環境主日」;藉著這個機會,我們知道基督徒不只關心人類的心靈與信仰,也讓我們更多來反思我們與環境、生態和萬物的關係。你們現在晚上睡覺會開冷氣嗎? 尤其是今年,我們可以明顯感覺到冬天去得快,氣溫也特別高;而除了台灣本地,我們亞洲區的國家如日本、越南、俄羅斯等等,都出現近年歷史性的高溫,也因此影響到了許多人的健康和工作。這樣的高溫跟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升高有很密切的關係,難怪我們今天的信仰告白中說到「但是人有罪,誤用這些恩賜,破壞人、萬物和上帝的關係」。我們可以做甚麼呢? 我們可以用心傾聽自然環境,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實踐一些微小但重要的環保行動(少用塑膠袋與一次性拋棄的餐具/簡樸生活/降低消費欲望…等),盼望我們用禱告的心一同來關心。

一、這是上帝的吩咐嗎?

使徒行傳又常常被稱為「聖靈行傳」,好像有聖靈在背後推動、策畫整個宣教的行動,而保羅就是那萬中選一、被聖靈使用來傳福音的代言人;特別從使徒行傳十三章開始,我們看到他像一陣風,所到之處放膽傳福音、趕鬼醫病(徒十三10-11、十四8-10),似乎無往不利,我們彷彿在觀看一段讓人振奮的宣教紀錄片。但在今日的經文前面,就不是那麼振奮人心的故事了。來到腓立比,他們看到一個被鬼附的女孩,說著預言為她的主人賺錢;或許是不想馬上惹事,保羅過了幾天才命令汙鬼出來,沒想到果然踩到既得利益者的界線,被毒打一頓關入大牢。他們的背部還躺著瘀血、肋旁被棍子打的隱隱作痛,監牢裡面迷漫著濕漉漉的惡臭,手腳都上了銬,連抓個癢都不行,冷冽的空氣使他們不住顫抖;更況且他們離家幾百公里遠,也沒有有力人士可靠。有看過<刺激1995>嗎? 晚點名完,當囚犯的門鎖上,悲涼的風襲來,絕望的陰影壟罩著監獄,那樣孤獨而安靜的時刻,很容易讓人悲從中來。保羅和西拉這時會想甚麼、會說甚麼呢? 他們心中會有這樣的聲音嗎? 「這地方真是妖魔鬼怪聚集、鼠輩橫行的地方,也許我們走錯地方、惹錯人了…」「我們真的需要跟羅馬人和其他外邦人宣傳主耶穌嗎? 他們根本就聽不懂也不在乎…」「喔上帝啊,我們會不會聽錯了你的聲音,你真的要我們到這裡來嗎?」。

二、監獄中的相互聆聽

在這麼困難的情況底下,換作是一般人,可能早就怨天怨地,發生內鬨了;有人說,朋友最好不要住在一起,住在一起會因為許多生活小細節的不一樣,有可能從朋友變成互相敵視。但這時保羅與西拉不是互相抱怨指責,而是做他們平常會一起做的事情,祈禱與讚美:「西拉,你還記得,我們搭船來的時候一起唱歌嗎?」「我記得我們應該唱到詩篇…」或許他們唱起詩篇119篇61-62節「惡人的繩索纏繞我,我卻沒有忘記你的律法。我因你公義的典章,夜半起來稱謝你…」他們的歌聲或許不是清脆悅耳,也不是雄壯威武,但在這個比本來應該只有咒罵和哀嘆的牢獄中,竟然傳來這樣和平、穩定,充滿希望的二重唱,眾囚犯紛紛探出頭側耳傾聽。兄弟姊妹,在這個時代也有許多值得你我哀嘆的事情。是政治與社會不公義、官員腐敗嗎? 是有許多既得利益者難以被撼動嗎? 是你生命中,不知道為什麼被上帝帶到困難的低谷,甚至周圍有需多敵人卻很少後援嗎? 或是在家庭生活中,為什麼家人們總是不照我的想法來做、來支持我,好像辛苦付出的都是我? 在這些疑問當中,我們的目標常常是「找出問題、歸咎責任」;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生命的溝通。

有學者提出我們常見的幾種溝通方式,我們可以來思想看看: 1.「社交型溝通」:是表面的溝通,談論不關自己的事,無關痛癢的應酬話;最常聽見的是「今天天氣很好」。2.「控制型溝通」:以壓倒對方的氣勢,試圖改變對方的想法、作法或立場的溝通。說話者往往使用命令式,有時以爭吵、抱怨或刻薄的語氣說話;例如:「你真沒有用,事情總是辦不好。」3.「尋求型溝通」:著眼於認識和尋求更多的資訊,亦稱為「員警式溝通」;例如,「你也許還有其他的計劃吧?」「我覺得你好像話中有話?」等。4.「重點型溝通」:專注傾聽、積極回應,暫時放下自身的想法,設身處地理解對方要傳達的訊息重點;是人格較為深層的溝通,目的是尊重和理解對方。5.生命的溝通,毫無保留的分享上帝的恩典,也同時真實坦承自己的軟弱、自私與無奈。這正是保羅與西拉彼此的溝通,也是他們與上帝的溝通。

三、聽到聖靈的聲音,也是聽到人生命深處的需要

保羅與西拉對上帝的讚美帶來了極大的力量,在驚天動地的地震中,獄門被搖開,連手銬腳鐐都鬆開了! 獄警想說,糟糕了囚犯都跑走了!正當他準備自我了結的時候,保羅趕緊下手阻止。「我必須做甚麼才可以得救?」獄警在這裡提出的問題顯然不是一個宗教信仰的問題,他意思可能比較接近「糟糕了,我該怎麼保住我的職位?」「兩位大哥饒命阿,小弟也要養家活口。」我們在生活中常常都需要這些實際的「救恩」;可能是你被欺負時有人挺身而出,你在慌亂中有人願意傾聽,或者你在窘困中有人願意提供資源拉你一把。保羅提出的答案遠超過獄警的想像:「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這樣當機立斷,充滿信心的答案從哪裡來? 其實保羅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聽」。

我們很容易以為保羅與西拉是因為他們個人的虔誠與靈修,才有辦法唱出獄中之歌。但事實上,若沒有眾弟兄姊妹同心合一聆聽上帝的作為(徒十五12),他們怎麼可能跨越邊境,願意受苦呢? 不要忘記,當我們使徒行傳閱讀到這裡,向外邦傳福音已經不是保羅個人的意象和感動,而是整個初代教會在跌跌撞撞和許多正反意見討論後,禱告出共同的行動(徒十五19-29)。而如今在我們士林教會「建堂建人」的意象中,我們願意參與多少? 除了更多的開會、更多的祈禱與更多的時間/金錢的投入,我們願意坦承分享我們的看見,願意聆聽上帝在我身上有所計劃嗎?

默想與分享:

  1. 是否有哪一首詩歌,它的歌詞與旋律帶給你極大的力量?
  2. 在我們提到的五種溝通模式中,你比較常經歷哪一種?你希望如何改善?
  3. 在教會整體「建堂建人」的宣教行動上,你願意如何付出、參與?

禱告:

主耶穌:謝謝你用生命榜樣讓我看到「聆聽」的重要,也求主幫助我在灰心或難以判斷時,讓我找到一起禱告尋求的夥伴;特別在這個容易灰心的世代,幫助我領受超越失望的盼望。請主耶穌願意聆聽我生命中的大小細節,並開啟我能聽的耳,使我成為傳揚福音的管道。禱告奉主耶穌聖名 阿門。

分享此文 ➤

瀏覽次數:91